咨詢熱線:18676767705
手機牌照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手機牌照

聯系我們 | CONTACT US

  • 深圳市華認技術服務有限公司
  • 聯系:梁先生
  • 電話:0755-83035469
  • 手機: 18676767705
  • 傳真:0755-83035469
  • QQ: 764575702
  • Email: [email protected]
  • 網址: www.4909524.live

手機牌照租借將走向何方

發布日期:2016年08月25日       關鍵字: 手機牌照 手機牌照申請
手機牌照租借頻遭“紅燈”

  4月11日,信息產業部召集國內各大手機廠商的首腦在寧波舉行了內部會議。會上,信息產業部對搞貼牌、租借、出賣手機生產牌照的廠商進行了嚴厲批評?!?/p>

   同時,信息產業部相繼下發了《關于進一步加強移動電話進網管理的通知》(信部電函<2003>128號文件)和《電信設備證后監督管理辦 法》(信部電<2003>189號文件)。128號文件重新梳理了手機入網管理流程:手機企業申請新型手機進入中國的移動通信網絡之前,必須 到信息產業部電信設備認證中心提交申請報告?!?/p>

  7月7日,信息產業部在青島工作會議上再次強調要規范手機許可證的管理。并指出,將追究以租借手機許可證牟利的手機廠商的責任,罰沒手機商借牌非法所得,并對情節惡劣者處以取消其手機生產資格等處罰?!?/p>

  種種跡象表明,為引領行業健康發展,信息產業部開始整頓市場,連續出拳規范手機許可證管理,而手機牌照租借似乎首當其沖。那么,手機牌照租借者如何支招?手機牌照租借將走向何方? 

為何租借者絡繹不絕

  截止2002年底,信息產業部共發放了49張牌照,而市場上銷售的手機品牌卻有近百家之多。據統計,2002年共核發手機進網許可證404 張,2003年上半年核發的進網許可證又達312張,在1年半的時間中就有700多款新手機問世。如此多的廠商及款式,其手機牌照資源來自何方?  

   市場顯示,為取得生產手機的權限,沒有手機生產牌照的廠商或是收購有牌照的企業,或是和有牌照的企業聯合,或大搞貼牌生產之外,有不少廠商是以租借手機 牌照的途徑進入市場的。原因是部分有牌照卻沒有實力的廠商充當起了牌照販子,其主業變成了收取“牌照使用費”,這些公司的手機產品均由其他無牌照廠商生 產。也有不少有手機生產能力的廠商以租借牌照形式作為“副業”謀利。業內流傳的典型是,南方某手機公司,就成了為一些國內廠商提供手機牌照的“綠色通 道”,廣東、深圳一些知名的手機生產企業與該公司合作,手機產品由自己生產和銷售,只是利用該公司的入網許可證,走租借牌照的捷徑直抵市場。

  值得一提的是,與收購、合資、貼牌等形式相比較,以租借牌照的形式進入市場的成本支出要低很多,從而使更多的企業選擇了后者。有關資料 顯示,目前,市場上有數十家之多借牌生產的手機企業。而擁有手機牌照的三十多家國產手機廠商中只有波導、科健、TCL等少數幾家沒有出租牌照?!?/p>

   盡管在借牌還是貼牌上廠商各持己見,但業內認為,目前市場上有一定知名度的成功的借牌企業有:借牌南京熊貓的上海易美和深圳金立;借牌中電通信的多普 達,臺灣上奇科技和美國Handspring;借牌深圳國威的托普集團,以及借牌“東方通  信”日前因“歷史問題”而突然死亡的深圳科特等?!?/p>

  借牌者,可謂前堵后擁,絡繹不絕。2003年初,臺灣手機廠商明基聲稱“無論借誰的牌照,今年我們一定要推出自己的手機”。與此同時,創維也在借牌路上蠢蠢欲動?!?/p>

租借雙方的幸福生活

  我國手機用戶數年增長堪稱高速。據統計,我國移動電話用戶總數2001年達到1.45億戶,2002年達到2.066億,預計2003年,將超過2.6億。信息產業部最新報告表明,我國手機電話產量已占到全球總量的1/2,移動通信網絡規模與用戶數量均占世界第一?!?/p>

   即使如此,我國移動電話市場普及率還很低,發展空間仍然很大。日前,市場調研機構In-Stat/MDR一份調查顯示,從現在起到2007年的五年時間 里,平均每年新增的手機用戶為1.86億,而在東亞、南亞地區——特別是中國以及非洲和中東等手機遠未普及的地區,將成為未來幾年內驅動手機市場增長的主 動力?!?/p>

  由于市場廣闊,相對于一個沒有開放手機生產牌照的國內市場來說,手機牌照的限量發放,在造成了手機牌照的資源稀缺性的同時,很 大程度上滋生了手機行業的暴利。目前中國手機市場行業平均利潤空間在15%——35%左右,單機利潤來看更是令人心驚:TCL通訊2001年銷售手機 160萬臺,利潤3億元,2002年上半年銷售手機200多萬臺,利潤4.5億元,單機平均利潤在225元以上;波導手機2002年上半年銷售收入約22 億元,凈利潤為5629萬元,單機平均利潤在150元以上;ST廈新連年虧損,憑2002年推出的一款廈新A8便一舉摘掉ST的帽子而揚名業內,廈新從 A8上賺到的單機利潤大約在1000元左右。

  據業內人士透露,現在手機牌照的“品牌使用費”即租借費,每臺60元左右,若以2002年國內廠家GSM手機銷量最少的12萬臺計,光 “出租”牌照,擁有手機牌照的企業什么也不干,一年便可坐享凈利720萬元。2002年CDMA手機廠家的國內平均銷量是80萬臺,按照出借牌照生產來折 算,出租牌照者的利潤就在6400萬元以上。即使一臺手機的利潤僅按120元計算,即承租手機牌照者與出借者平分利潤,承租者的利潤也同樣可觀?!?/p>

   此種情況下,手機牌照猶如一架印鈔機。擁有手機牌照者,如果自己具有手機研發生產能力,一年便可賺幾千萬甚至上億元;即使沒有研發生產能力,通過出租手 機牌照也相當于擁有了一筆巨額財富,一年少則賺幾百萬,多則達千萬,要量化手機牌照的價值,其價值便是1200萬元人民幣以上?!?/p>

  由此可見,對于手機牌照的“出租者”與“承租者”來說,手機牌照租借無疑是一種雙贏;一方不用任何付出就能拿到不菲的“使用費”,有的還可以豐富自有品牌;另一方則繞過諸多的限制,低成本進入手機暴利行業,賺取豐厚利潤?!?/p>

  這也就不難明白,為何手機牌照申請者與承租者一浪高過一浪,綿延不絕了,正所謂“天下攘攘,皆為利來;天下熙熙,皆為利往。”據悉,截至目前,欲申請手機牌照者又已達數十家之多。

牌照租借波瀾不驚 “監管大棒”解讀各異

  信息產業部手機許可證監管大棒的再次揮起,雖然已有一段時間,但從各大媒體來看,手機牌照租借市場反應冷淡,出租者與承租者處變不驚,大多數未做出什么引人注目的動作,依然我行我素者有之,甚至有“逆風而上”者,表現得更多的則是對信息產業部政策的“自我解讀”?!?

  多普達很樂觀地表示,信息產業部此舉對多普達沒有任何影響。原因是消費者根本不關心這些,他們關心的是手機的質量和功能。并且強調,多 普達與中電的合作是獲得了信息產業部的支持與肯定的,多普達一向支持國家主管部門所做的決定,認為加強管理有利于行業和市場的健康發展。同時,多普達仍在 按原計劃忙著推出 新機型:8月15日,多普達如期推出全球首款基于微軟Windows Mobile Smartphone2003中文版的智能手機 ——多普達515;9、10月,將陸續推出兩款帶有藍牙、Wi-Fi和內置攝像頭功能的新機。市場上甚至傳出多普達準備甩開中電單干的信息:其新機上打出 的只有多普達的Logo,而此前手機上的中電標志蹤影全無?!?/p>

  多普達通訊有限公司總裁楊興平認為,在查處借牌和加強入網后管理兩者之間,青島會議強調的似乎是后者。他認為,從質量監控和入網監控等處加強管理有更強的針對性和有效性?!?/p>

   熊貓移動總經理馬志平在接受媒體采訪時鎮定地回答:“信息產業部揮起的‘大棒’,要對手機行業把市場‘準生證’變成下蛋雞的現象處以極刑,打的不是我 們,對我們影響不大。”“這跟我們毫無關系,熊貓的產量也不會縮水。”南京熊貓有關人士認為,上海易美,深圳金立均是貼牌,而非借牌。上海易美今年計劃做 到2%的市場份額,以去年市場總體6000萬部的手機銷量來算,2%意味著120萬臺,其月銷量要從現在的3萬臺增長到10萬臺。據稱,該公司正在根據信 息產業部的新要求做出積極的調整。深圳金立則正高舉“實用主義”旌旗,勇闖手機市場?!?/p>

  據有關報道,即使是7月份信息產業部發出嚴查借牌企業的號令后,因歷史原因突然死亡的深圳科特也曾考慮收購一家有牌照的廠商——“托普國威”,以推出自己品牌手機。并且,科特經過多方論證,仍然認為手機這塊蛋糕“還能做”。

  有廈新人士也謹慎認為,此舉對其他國產手機廠商并沒有太大影響,但最終將極大地規范市場?!?/p>

  手機銷售巨頭蘇寧電器副總孫衛民甚至認為,信息產業部此舉更大程度上是針對借牌生產的手機企業,而貼牌生產的企業是不受限制的。他認為,如果是手機品牌前面沒有提到注冊廠家,如只提易美而不說是PANDA易美,那才屬于“借牌游戲”?!?/p>

  值得一提的是,有消息稱,此前不少宣稱要進入手機行業的廠商大都選擇了沉默,或者表示正在想辦法,而一家已經悄悄租借牌照進入手機市場的VCD廠商則干脆停掉了手機?!?/p>

手機牌照租借緣何遭打? 

  對于加強規范手機許可證的管理,眾說紛紜。專業人士認為,目前手機行業的價格戰已經有步家電行業后塵的跡象,信息產業部此舉,明顯是為了維護手機市場的規范有序,保護整個手機產業,促進整個產業的健康發展?! ?/p>

   首先,國內手機產能已嚴重過剩,重復建設趨泛濫之勢。手機年產量達1000萬臺的廠商日益增多。2002年,波導產銷量突破1000萬臺,年產能已達到 2000萬臺;TCL聲稱2003年要做到1500萬臺;海爾也早在2002年將手機生產線增加到4條,年產能達到1000萬臺。出于對2003年手機市 場的看好,熊貓、南方高科、中科健等國產手機廠商紛紛擴大生產規模,年產量均達到1000萬臺以上。據統計,2003年,國內手機產能將達到2億部,而市 場只能容納8000萬部左右。2004年,內外資手機企業的產能將達到2.3億-2.5億臺,而即使按照最樂觀的估計,2004年市場需求也僅有1.7億 臺,也意味著8000多萬臺手機將變成庫存。我國國產手機供需矛盾嚴重,大大超出我國的消費能力?!?/p>

  其次,信息產業部嚴格手機的質量檢 測和入網證的發放,意在阻止不成熟機型進入市場,提高手機質量,從而促進手機研發能力的增強,真正提高民族產業的核心競爭力。目前國產手機廠商發展模式缺 乏核心技術的隱患已是不爭的事實。而借牌者往往為搶占市場倉促推出新機型,他們大多數又沒有相應的資質和技術,甚至連最基本的品質控制流程都沒有,只是進 行簡單的“擰螺絲”,充當一個“組裝者”的角色。況且,既然是借來的牌照,大多數企業對于品牌的維護不放在心上,根本不考慮產品質量和售后服務,只圖撈一 把便走。當然,這些手機的質量何從保證?此前也有媒體報道了“手機作坊”的存在。這些作坊在質量和售后服務上根本無從保障,讓消費者蒙受了很大損失,也在 一定程度上攪亂了市場。據中國消協統計,消費者投訴眾多商品案例中,手機產品質量問題位居前列,而有質量問題的又以國產手機為主。

  由于租借牌照利潤豐厚,這幾年來,不少有研發生產能力的手機廠商甚至虛報產量獲取大量的入網許可證,以圖借牌牟取暴利,且此風愈演愈烈。另一些有牌照的廠商則無心生產,只是想著租借牌照坐地收錢?!?/p>

  顯然,手機租借牌照的種種表現嚴重影響了整個國內手機產業核心技術的提高,未能有效促進國產手機走自主研發、制造這條健康之路?!?/p>

   第三,手機借牌生產經營混亂。這可從日前緣起規范手機許可證管理的“貼牌與借牌之爭”可窺一斑。何為借牌?何為貼牌?業內人士認為,貼牌是對方生產非自 己品牌的產品,如摩托羅拉在世界上有幾十個貼牌工廠,但售后都是摩托羅拉的;借牌是將品牌、生產、銷售和售后全部包出去。也有人提出,“持牌企業品牌+非 持牌企業品牌”為非借牌,前面未有“持牌企業品牌”則為借牌。概念似乎清晰明了,然而,在市場運作過程中卻并非那么涇渭分明?!?/p>

  上海易 美于此似乎是一個典型例子,上海易美和熊貓之間沒有直接的資本關系,上海易美在生產、銷售、市場推廣等都是獨立于熊貓體系單獨運作,只是在生產的最后流程 上必須加入熊貓商標,并由熊貓的工廠保障質量監控和監測,熊貓則利用易美的手機豐富其產品。上海易美以特價經銷商的身份與熊貓進行每臺手機結算,而特許價 便是“貼商標”的“加工費”。由此可見,上海易美的經營模式獨立于熊貓,偏重于“借牌”,而其產品卻標有“PANDA易美”,符合“持牌企業品牌+非持牌 企業品牌”似乎為貼牌。因而,其究竟是借牌還是貼牌,似乎讓人難以言說。有意思的是,若以“持牌企業品牌+非持牌企業品牌”,為標準定性“非借牌”,則市 場上借牌者寥寥無幾,如深圳科特也是稱東信Q’tel,且借牌者只要簡單地加個“前綴”——持牌企業品牌,便可輕易地從“監管借牌的大棒”下溜走,而“借 牌與貼牌”則陷入了毫無意義的“概念游戲”之中?!?/p>

  究竟是借牌還是貼牌,從手機牌照擁有者的自身情況看,也不能固守概念不放。手機牌照 的擁有者,有些是有手機生產研發能力的,而有些是徒有牌照卻未有能力研發生產手機的。未有生產研發能力者,借牌之情形簡單,而有研發生產能力者借牌似乎變 得復雜起來,牌照出租者與承租者可以“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二者關系在借牌與貼牌之間游走。利益驅使,擁有牌照者運用自有能力為對方提供諸如技術或是售 后服務之類支持等。正因為利益關系便難以理清,其對市場的不利影響便不言自明。然而,應當肯定,擁有手機牌照且有能力研發生產者無疑也是樂于憑租借牌照謀 利的?!?/p>

  多普達通訊有限公司總裁楊興平也認為,在最初的借牌廠商中,運作還是非常規范的,但在后期的盲目跟風熱潮中,市場的秩序開始紊亂,不少手機出了許多問題,消費者因此蒙受了很大的損失?!?/p>

  于此,信息產業部顯然也意識到再不剎住租借牌照這股“歪風”,準入管理幾近毫無意義。

租借能否“守得云開見日出”?

  手機牌照制度的根源是1998年12月31日信息產業部和前國家計委發布的“5號文件”,該文件提到“嚴格控制移動通信產品生產項目的立項、審 批”,同時“對移動通信產品生產企業嚴格監管,并將移動電話的生產納入國家指導性計劃,由信息產業部根據市場需求和產業發展需要提出計劃,報國家計委列入 國家年度指導性生產計劃,外經貿部根據上述計劃批準生產所需配套件及零部件進口,并從嚴控制移動通信產品(含移動交換機、基站、移動電話)的進口。” 

  上述政策決定了整個手機產業的發展方向??陀^地說,手機牌照和入網審批制,為促進國產手機的發展起到了積極作用,也對移動通信產業的發展、打破跨國大公司的壟斷、形成國民經濟新的增長點發揮過重要作用?!?/p>

  然而,事異時移?!?/p>

   一方面,廠商對手機牌照制度持異議、要求放開者頗多。據說,5號文件并不是針對國內的,當初制定文件的時候是為了保護民族產業,但有廠商怒稱,牌照實際 上是保護了洋品牌,原因是洋品牌只要有地方政府批準就可辦廠生產。并且,手機牌照制度在市場上形同虛設,其存在已無意義:如前所述,跨越政策的合資和兼并 使得一些沒有牌照的廠商進入手機市場,通過貼牌、借牌進入手機市場者亦不乏其人。更重要的是,市場的選擇,使如今在市場上承擔起向外資品牌挑戰的主角的, 甚至是一些后來以貼牌、收購形式進入手機市場的邊緣角色。對此,業內人士如是評價,既然牌照已經無法準確地發到真正需要它的企業手中,那么,它也就該走到 盡頭?! ?/p>

  創維老總黃宏生認為,現行手機牌照制度作為一個特定歷史時期的產物,現在可以進行一些改革,重要的是放開生產許可。他認為手 機牌照制度有三個缺點:某些企業倒賣牌照獲利,造成市場不公平競爭;少數企業把持市場,致使手機價格偏高;不利于高新技術進入市場,束縛手機市場發展。

  另一方面,手機牌照發放制度與WTO規則相抵觸。順應WTO規則,手機零關稅自今年起正式執行,國內市場競爭的全面國際化,是手機產業不可逆轉的發展趨勢,5號文件的期限也快到了?!?/p>

  對消費者而言,一旦牌照放開,手機的成本將大大降低。因為一張牌照背后交易的價格達1200萬元,如果能將這1200萬元省去,可想而知消費者可以從中得到多少實惠?!?/p>

   當然,對放開手機牌照持疑慮者也有之。他們認為,首先,沒有核心技術競爭力,如果放開生產許可和市場準入,美國、歐洲、日韓及臺灣各地大批擁有雄厚技術 實力和市場經驗的品牌勢必大批沖入國內,將對國產手機生產廠家不利,甚至危及手機產業的發展。其次,希望進入手機市場的企業實在太多,手機牌照放開后,一 大批沒有廠房、沒有研發、沒有售后的廠商會涌進手機市場,他們可能打一槍換一個地方,因此,手機質量既得不到保證,市場價格也一片混亂,會讓本已呈現一定 無序競爭局面的手機業重蹈彩電業過度競爭的悲劇。2002年信息產業部的一位官員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手機定點生產許可制度的出臺有其合理因素,但它和 WTO原則是違背的,因此長遠來看會被取消。今年4月,信息產業部內部人士也曾透露,信息產業部正在和國家計委商討手機審批制度取消的時間表。但是,7月 青島會議上,信息產業部旋即指出,“5號文件”只有起點,沒有終點?! ?/p>

  專家認為,手機牌照的放開是大勢所趨,放開只是時間的問題。北京郵電大學闞凱力也認為,“準生證”本身就帶有濃烈的“計劃經濟”色彩。“怎么沒聽說彩電生產要牌照?這本來是應該由市場決定的事,為什么要多個婆婆來管理?” 

  如此看來,手機牌照制度的取消尚待時日。然而,手機牌照租借能否“守得云開見日出”?

手機牌照租借之“未了情”

  顯然,信息產業部明令禁止手機廠商將自己的生產許可證借給無證者使用,會在一定程度上規范了市場,也會在一定程度上阻礙了一些有志進入手機市場的有實力廠商,它影響的將是整個中國手機產業?!?/p>

   理性的業內人士表示,應由市場規律決定企業在競爭中的結果。信息產業部應該制定一個手機市場進入機制,讓那些只想混水摸魚的有牌照廠商、或者做得不好的 廠商退出市場,而重新接納一些有實力的廠商參與進來。他們指出,盡管7月份信息產業部明令禁止手機借牌行為,但借牌之風絕不會戛然而止,“這是市場競爭的 結果”?!?/p>

  應當指出的是,信息產業部的手機牌照制度導致了手機牌照的資源性稀缺,從而造成了手機行業的暴利,而手機行業的暴利又誘使廠 商走借牌捷徑挺進手機市場,信息產業部為規范市場又要對牌照租借施以顏色,這似乎是一件有趣的事情:在市場經濟條件下,信息產業部顧此失彼。退一萬步來 說,只要手機行業的暴利存在,即使“此借牌”在監管下消失,也會有“彼借牌”的出現,因為“只要有市場,就會有商人”?!?/p>

  “風物長宜放眼量”。對于手機牌照租借,是“堵”還是“疏”無疑是信息產業部要慎重考慮的問題,畢竟世界上沒有一個國家像中國這樣,擁有如此廣闊的市場,如此眾多的手機生產商?!?/p>

申請牌照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國內認證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商標咨詢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工商注冊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綜合咨詢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微传播怎么赚钱